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正文 【狼情妾意】(9---13章)一万五千字大章更新(1 / 2)



【狼情妾意】(93章)一万五千字大章更新

作者:虎神24/2/9日首发于xiaoshuo.

第九章

这几天的天气相当不错,云巧性就把能够产出岩盐的岩石敲碎,用水把岩

盐化开,找来细密的青藤编成,过滤掉了其中的杂质,就势的将混有岩盐的水

放在掏空了的石头里,搬去了对面山坡上晾晒了起来。

一旦这些水分别太阳烤干,那么剩下来在石头里面的,便是纯度相当高的食

盐了。

这些食盐都晾晒在对面的山坡,需要从我住的岩洞中出去,走上至少十几分

钟的路程才行。

对于云巧来说,如果没有我的帮助,想要从高踞在峭壁上的山洞中上下简直

难比登天,因此,如果她想要去取食盐的话,说不得又要我辛苦一趟。

云巧蹲下身,轻轻的用手拍了拍我的后背,脸上挂上了一抹甜美的笑容。

显然她才洗完澡不久,俏脸上的潮红还没有完全的褪尽,虽然并没有用过沐

浴乳之类的东西,但是在她的身上,却似乎总有着一股浅浅的甜美幽香。

这股幽香并没有经过现代化学工艺制成的香水那般浓郁,却是胜在浑若天成,

闻在鼻中,着实让人感觉到一阵阵的心旷神怡,不能自已。

感受着云巧纤手的绵软,闻着她身上浓郁的幽香,我的巨大狼屌,不由自

的高高耸立了起来。

这种无法自抑的冲动感觉,是我前世为人时从来没有的。

我自认自制力超强,不管是嫩模,还是影视明星站在我的面前,不管她怎样

的搔首弄姿,只要我不愿意,我都不会有任何的冲动。

可是现在,我却三番五次的在云巧的面前丢了丑,实在是不能不让我感觉到

汗颜。

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就像是一场战争,不管是谁先抵挡不住欲望,谁就会是绝

对的输家,只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如果事情真的按照眼前的节奏演变下去,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要对她

有多少妥协。

我是个个性很强的人,虽然喜欢一个女人,但是,却并不会为了她而去放弃

自己的尊严,更不会让自己在她的面前表现出失态的表情来。

也正因为如此,我的心里着实充满了深深的自责。

交配季节,可怕的交配季节!一定是由于交配季节的关系。

无奈之下,我只好将这事的原因推到了交配季节的上面。

「好啦,快点走吧,别让你的兄等得太久了」

见我愣愣的呆立在原地不动,云巧对着我温婉的一笑,露出了一口好似编贝

一样整齐的银牙。

她的口吻,听起来就像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女人一样,听得我的心头一阵荡

漾。

女人这个洞里的女人

心里有了这个念头,我那直立的狼屌顿时再也无法控制,直接脱出了包皮的

束缚,好似一根烧红铁棍一样的露了出来,脑海里不自觉的闪现出了如斯的画面。

云巧赤裸着好似羊脂白玉般细白柔腻的身体,好似母狼一样的趴在地上,上

身低低的趴在岩石上,极力的耸起自己那丰满却不失挺翘的丰臀。

由于她有意避讳我的原因,我并没有看到过她的小穴,但是,我还是不难想

象的出来,她的小穴一定是粉红柔腻,好似半熟的草莓一样,隐藏在稀疏的黑色

草丛之间,一如红玛瑙般若隐若现。

想着这一切,我只觉得自己的心中被一股浓烈的火焰点燃,看向云巧的眼神

中更是充满了深深的贪婪和火辣。

「喂,我说你呢,我们走啦」

见我并没有理会她,云巧不满的嘟起鲜红濡湿的小嘴,举起纤白的小手,重

重的在我的后背上打了一下。

经过这一个月时间的相处,我们之间已经的关系已经相当的熟络,虽然在她

的眼中,我是一头有着近乎妖怪智商的恶狼,但这却丝毫阻挡不了她在我的面前

经常性的露出这种小女人的情态。

云巧长得本就极美,配上这娇痴的姿态,实在是迷人到了极点,让人忍不住

的就想要把她直接扑倒在地上,好好的蹂躏一番。

经过她的提醒,我这才明白过来,现在并不是该做这些事的时候,最重要的

是去取来岩盐,用食物帮狼二这个吃货度过最难熬的夜晚。

这是我作为大哥的义务,我真的是义不容辞。

想明白了这些,我将自己的身体趴伏在地,示意云巧骑上来。

「真乖!」

云巧巧笑倩兮的夸赞了我一句,抬起雪白柔滑的一条大长腿,直接跨坐在了

我的后背上,一双玉腻光滑的雪臂,直接环住了我的脖子。

由于刚刚洗完澡的关系,云巧下面只穿了一条内裤,却并没有穿裤子,一双

细白柔滑的美腿,没有任何阻滞的与我的身体紧紧贴在了一起。

随着她骑在我的身上,即便隔着一身厚重的皮毛,我依旧可以感觉到她肌肤

比最好的缎子还要柔滑。

这个该死的女人,简直就像是来自于魔法世界的潘多拉,几乎每一寸肌肤上,

都充满了对我致命的诱惑。

如果不是狼二在身边,我真的恨不得直接将她压在地上,别说是违背我的原

则,就算是违背了整个造物的法则,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将她占有。

不过,现在显然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直起自己的身体,努力的不让自己

的思维再注视在她的身上,仰天长嚎一声,载着她的身体,径直的窜出了洞口,

疯狂的朝着山下跑了开去。

穿过一路上的各种障碍,不过眨眼之间,我就已经来到了对面山坡的仓库前。

我停下脚步,放低了自己的身体,让她从我的后背上下来,和她并排走进了

山洞。

这里的山洞的洞顶有着一些细小的孔洞,稀疏的月光,可以透过这些细小的

孔洞透入洞内,也使得这里即便是到了晚上,也依旧有着细微的光亮。

云巧和我并排走在一起,径直的朝着洞内放置岩盐的岩石走了过去。

虽然有着洞顶的孔洞与外面联通,但是,洞内依旧潮湿的可怕,也使得路面

变得无比的湿滑。

云巧走着走着,身体猛然的失去了平衡,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我停住了脚步,满心担忧的凑了过去,替她仔细的检查起了身上的伤势来。

这一下摔的并不重,除了膝盖处划破了皮,不断的向外喷涌着鲜血之外,并

没有骨折乃至扭筋等严重的伤势。

我的心下一痛,忍不住的将头凑过去,用舌头疯狂的替她舔起了伤口。

狼的唾液和人的唾液一样,都有着相当不错的止血作用,在我的舔舐下,云

巧的伤口很快的止住了血。

云巧似乎很享受我的舔舐,靠在岩石上,双眼轻轻的闭在了一起,口中不

断的发出舒适的低吟。

关于这一点,我也说得上是略知一二。

在我还是人的时候,我曾经在某些科学杂志上看到过,比起人的舌头来,包

括狼在内的犬科动物舌头上的味蕾更多,这也令得在它们舔舐人的皮肤的时候,

会产生一种比人舌头舔舐舒适至少十倍以上的舒适感。

我一边舔,一边偷眼去看云巧当前的姿态。

星眸半闭,俏脸鲜红如潮,蓬松的长发,轻盈的散落在身后的岩石上,洞顶

疏落的月光,柔柔的照耀在她的身上。

这哪里是人,分明就是独舞月下的精灵!

这样的场面,让我完全的沉醉其中,一个邪恶的念头,不自觉的在我脑海里

产生。

我的舌头,不再只是在她膝盖上的伤口处活动,而是顺着她柔滑的大腿,一

寸寸的逐渐向上移动了开去。

我舔的动作相当的轻柔,就像是我前世在品尝那些腿模柔滑细腻纤长的美腿

一样。

美人的肌肤柔滑如玉,水嫩灵秀,却只是埋没于那些粗俗的男人手中,或许

只有真正的风流才子才会和我一样,懂得对此进行欣赏和品鉴吧。

在我有节奏的舔舐下,云巧的身体开始轻微的颤抖了起来,白皙如玉的肌肤

上,此时也挂上了一抹浅浅的潮红。

作为已经不知道和多少女人发生过关系的我来说,见云巧呈现出这样的反应,

心头不由得一阵狂喜。

这是一个女人被人成功挑起性欲的征兆,我已经见识过不知道多少次,绝对

没有任何可能会看错!

想不到,即便我现在是狼身,并不是之前那个英俊年轻潇洒又多金的超级钻

石王老五,依旧可以成功的挑起女人的性欲。

想到这里,我的心头忍不住的一阵狂喜,直接将自己的头顺到了云巧大腿内

侧的部位,舔舐的动作也加快了节奏。

根据我的经验,那里是女人的直接性感带之一,绝大多数的女人经受过刺激

之后,性需求会变得相当猛烈。

在我的攻击下,云巧的喘息变得越来越粗重,脸上的潮红,也变得灿若云霞,

身体几乎就像是筛糠一样的抖动着,完全的失去了控制。

看她的表现,我心里深深的明白,她之前压抑在体内的性欲,已经完全的被

我的舔舐所唤醒,只要再稍微的加上一点火候,便足以让她高潮,将她送上快乐

的巅峰。

恰在此时,距离我们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极度压抑的低吼。

第十章

听到低吼声,云巧有些惊慌失措的睁开双眼,七分埋怨三分娇嗔的瞪了我一

眼,将自己的目光转向了低吼声发出的岩石后面。

眼看着云巧的情绪被打断,我只得无奈停下自己的动作,悄无声息的来到云

巧的身边,和她一起躲在岩石的后面,朝着低吼声发出的方向看了过去。

我手下的这群野狼,果然都是人才中的人才,错,是狼才中的狼才。

对于狼来说,现在正是交配的最佳时节,几乎漫山遍野,任何的角落,都有

着这群荷尔蒙泛滥的家伙们的身影。

有两头年轻的小情侣更是突发奇想,居然跑到了仓库这边,进行着疯狂的造

狼运动。

他们原以为这里足够隐蔽,可是却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居然会免费的为我

和云巧上演一幕红果果的活春宫大戏。

这两个家伙一看就是那种还没有经年的小狼,做起那种事情来,显得格外的

卖力。

此时的他们,俨然已经做到了最高潮的部分,那头趴在母狼身后的小公狼,

身形一转,直接将自己的身体扭向了外侧,却把自己的狼屌拧转了36,完

全的背转到了身后。

现在的两只小狼,完全的采取着一种尾巴对尾巴的姿势,下体几乎没有半点

阻碍的交在了一起。

这种能力似乎是只有犬科动物才能够具有的本能,随着它这样的动作,他可

以背转身体,用最快的速度控制着狼屌进行抽插,以便让自己的配偶得到最大的

爽感。

不过,这对小情侣显然还没有对这种事情做到驾轻就熟的地步。

至少从我和云巧的角度看过去,公狼那根已经高高耸立起,完全膨胀到了极

点的巨屌,还没有完全的插进母狼的淫穴中,巨大的蝴蝶结,依旧停留在紧致的

淫穴外部。

小公狼疯狂的晃动着自己的身体,留在淫穴外的蝴蝶结,也随着他的动作,

疯狂的撞击着小母狼的淫穴。

随着他的动作,小母狼原型的厚厚阴唇,完全的被他干翻,里面不断的向外

汩汩渗出晶亮的淫水。

虽然此时正在进行着交的双方并不是人,而是一对小狼,但是,那场面还

是足够淫靡,让我不由自的产生了一种无法压抑的冲动。

我突然间注意到,小狼的肉棒才抽插不到十下,里面居然就开始喷射出了汩

汩白浓的精液。

和人不同的是,虽然小狼的精液不断的喷射而出,但是,他的肉棒却丝毫没

有半点软化的迹象,反而是越来越膨胀,到了最后,我都担心他的肉棒会彻底的

将小母狼的淫穴胀爆。

我抬眼看向了身旁的云巧,见她正在用银牙紧咬着嘴唇,身体半蹲在岩石后

面,就像是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一样。

很显然,经过我之前的挑逗,她体内的性欲已经逐渐的被释放了出来。

再经过眼前这幕淫秽大戏的刺激,那还没有退去的激情,就像是打开了闸门

的洪水,已经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她极力的压抑着自己越来越浓烈的欲望,紧咬着牙关,保证自己不会被正处

在欢乐中的一对恶狼发现。

看着她紧咬着牙关,一副既快乐却又痛苦难言的模样,我的心下不由得多了

一个坏坏的念头。

我不再去欣赏眼前这场淫乱的大戏,却是将头转过去,用自己灵巧敏感的舌

头,再度的对她那一双雪白晶莹,好似新剥蛋白一样的大腿展开了疯狂的冲击。

这样的效果,就像是在熊熊燃烧的大火里面泼上了一盆汽油一样,直接将云

巧的欲望燃烧到了顶峰。

但是,眼前的情形,却让她只能压抑着心头的欲望,不敢发出半点的叫声。

在这种情况下,云巧只得极力的隐忍着,一边将自己的身体轻轻的在岩石上

滚动着,一边抬起自己的纤手,极力的想要把我做坏事的狼头推开。

我正在得计的时候,怎么可能让她得逞,只是将脖子硬挺着,不断的加大了

嘴上舔弄的力度和在她身上的扩散面积。

在我的舔弄下,云巧再也支持不住,身体几乎不受控制的一阵阵的痉挛,就

连浑身的雪白美肉,也都随着我的舔舐一起疯狂的颤抖了起来。

这个美丽的女人,想不到身体居然会是这样的敏感,在这种紧张的环境里,

居然也能够被我弄到高潮!

眼看着她已经达到了高潮,我自然也不会再有任何的保留,只是用舌头疯狂

的舔舐着她两腿中间的性感三角带,极力的想要帮她将欲望扩展到最大的程度。

此时此刻,我的心里清楚的很,我是狼,她是人,我们之间本身便存在着一

条相当大的壕沟。

这条壕沟里填充着的,是被人们称为伦理,道德,物种差异,罪孽等等最为

难听尖锐的字眼。

作为一名洁身自好,却又落落大方的女人,云巧对于这点相当的清楚,要想

让她突破这点和我在一起,那简直是比登天还要困难的事情。

唯一的办法,或许只能是将她体内的欲望彻底的放大到极限,让她忍无可忍,

她才会最终投入我的怀抱。

随着我的舔舐,云巧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山下耸动了起来,喉咙中不断的发出

阵阵的低吼。

在她雪白的肌肤上,不断的向外沁出晶莹的汗滴,就像是晨间滚落在白色荷

花花瓣上的露珠一样晶莹剔透。

「啊!」

云巧再也支持不住,发出了一身沉闷的低吼,身体重重的瘫软了下去。

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她的下体一阵的缩紧,一股浓烈滚烫的泉流,几乎不

受控制的从她的下体喷薄而出,转眼间已经弄湿了她的内裤。

作为农村人,云巧可以说并不讲究,贴身的内裤,都是用那种低价买来的布

头自己做成的,吸水的性能完全不达标。

随着泉流的喷涌,云巧内裤的裆部,转眼间已经完全的湿透,成了完全透明

的状态,里面一块倒三角的草皮,完全的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随着疯狂的泄身,云巧的身体娇软无力的趴在了我的后背上。

她极力的撑着身体,窜到了我的耳边,就连说出来的话也都已经不连贯。

「你你这头这头坏狼真是真是坏死了」

云巧的话语里满是嗔怒之色,小拳头在我的后背上重重的锤了几下。

但是,我却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她的话语里却是有着一股隐藏着的娇羞,配

上那飞扬的神态,分明就是一个恋爱中的小女人在向自己的小情人撒娇。

我们这样的举动,自然是惊到了那对正在疯狂交缠的小情侣,它们用力的挣

开对方,虎视眈眈的看向了我和云巧隐藏的岩石。

「嗷呜!」

眼看着已经掩饰不过去,我只得动出击,傲然的从石头后窜了出来。

「谁在那边,给我滚出来!知不知道这是仓库重地!」

经过前世在人类会职场中的修炼,我已经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玩着这种贼

喊捉贼的游戏。

听到我义正词严的声音,这对小情侣立刻被吓得怔在了原地。

为了保证在漫长的冬季不会挨饿,我早就下了严令,并且三令五申,狼群中

的成员没有我的命令,绝对不能踏入仓库的地界半步。

否则,一旦被发现,我绝对会对他们格杀勿论。

「王是我我是铁头的小儿子」

小公狼讪讪的后退着,声音里充满了恐惧。

「我们来这里,是」

小母狼蜷缩在他的身边,同样惊慌失措的对我解释道。

「走,我什么也都没看见你们记住,你们根本就没有进过仓库,在这里,

也并没有看到什么,知不知道」

我傲然的站在岩石上,紧咬着尖利的牙齿,阴测测的对着他们吩咐道。

「是,是」

狼的思维比起人来,实在是单纯的太多了,这两只小狼听到我这样说,立刻

如蒙大赦一样,风驰电掣般的跑出了仓库。

他们临到仓库门前,犹自不忘感激的看我一眼。

「等下,你等下」

我突然间像是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高声的对着小公狼喊道。

「好,好」

小公狼有些恐惧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我,生怕我会在

此时改变意。

「明天,记得来我的洞里报个到,从明天开始,你就和狼二一样,都是我卫

队里的成员!」

这个小家伙既然有着把柄在我的手上,那么,我自然也就放心的用他在我的

身边。

这样的把柄,就像是人类会中的投名状一样,虽然只是无意中到了我的手

上,但是,有着这个投名状的存在,我无疑会对他更加的放心。

「王」

对于狼群中所有的狼来说,能够跟随在狼王的身边,成为卫队中的一员,无

疑是他最大的荣耀。

小公狼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我,直到这一刻,依旧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因祸

得福。

「臭小子,还不赶紧滚,真想要人家女孩子骂我老家伙不通情理,打扰你们

这比千金还贵的春宵一刻吗。」

我一脸暧昧的看着他身边的小母狼,颇有些恶趣味的咧着嘴笑道。

「是,是」

小公狼羞涩的对我尴尬的一笑,用身体碰了碰自己的伴侣,两条狼转瞬之间,

已经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第十一章

「王,记得,我的名字叫做皮蛋!」

小公狼转过头,犹自不忘告诉我他的名字。

这小家伙,居然这么天真,真不怕我会秋后算账找他的麻烦。

不过,我是真的喜欢他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

看着小公狼离去,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才将自己的目光再度转了岩石

后的云巧身上。

由于刚刚泄身的关系,云巧的娇躯慵软无力的瘫倒在了岩石上,披在身上的

小鹿皮,也因为疲倦的关系,完全的摊开在了岩石上,将她完美好似羊脂玉雕般

的娇躯完全的展现了出来。

一对好似刚刚采摘下来新鲜石榴一样的美乳,在银白月光的映衬下,散发着

诱人的光芒,让人忍不住想要凑过去,直接一口放入口中,去尽情品尝它的芬芳

与甘甜。

眼前的情形,让我再也控制不住,狼屌完全的脱出了包皮的控制,好似一根

烧红的铁棒一样露出了体外。

直到这一刻我才真切的注意到,在我的肉棒里面,居然有着一根阴骨,这也

令得我的狼屌更加的挺翘坚硬,如果真的能够进入女人的体内的话,相信也会更

加的灵活。

「你你不要这样」

云巧喘着粗气,一脸惊慌的盯着我好似上膛机枪一样的狼屌,身体不断的向

后退却着,纤白的小手直接护住了已经潮水泛滥的下体。

看着云巧惊慌失措的俏脸,我不由在心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原本我一直都觉得,经过一个月时间的和睦相处,我们之间的距离应该是在

不断的拉近。

可是,我却似乎忽略了一点。

那就是我是狼,她是人,彼此之间都是不同的物种,我们可以作为生活上的

伙伴,可以做相互扶持的朋友,但是,至少在现在的云巧的思想中,我们绝对不

可能成为夫妻或者是情人!

这种结果对于前世泡妞无往而不利的我来说,根本就是一个完全无法接受的

巨大挫败。

难道老天爷也觉得我前世实在是太幸运了,所以这一世,才有意的让我变成

一条狼,来体验一下人世的艰辛吗。

看着云巧那惊慌失措的模样,我顿时失去了兴趣,脑袋无力的垂了下去,巨

大的狼屌也缓缓的缩了体内。

「狼大。。。。。。对不起。。。。。。。」

云巧垂下头,手忙脚乱的将小鹿皮披在身上,看向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歉意。

「为什么?」

我用自己的爪子蘸起地上的泥巴,失魂落魄的在云巧的面前写下了三个字。

虽然我的心里早已知晓了答案,但是,还是要云巧把这话说出来更好。

至少,如果这话真的由她说出来,可以彻底粉碎我的痴心妄想!

「狼大,我知道你对我好。」

云巧紧紧的揽着身上的小鹿皮,无可奈何的将自己的脸扭向了一边。

「也知道你对我的一片心意,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和一条狼在一

起,并且做出那种坏事,村里的神婆说,那是要下地狱的。。。。。。。。」

「不,不会的,只要我们真心相爱,我相信,没有任何的势力能够阻挡我们

在一起的。。。。。。」

我用爪子蘸着泥巴,一点点的写下了如下的词句,写完之后,这才满脸痛苦

的看向了云巧。

「除非你告诉我,你是真的不喜欢我。。。。。。。」

看着我写在地上的字,云巧愕然的呆愣在了原地许久,最终无奈的将俏脸转

向了一旁。

「我不知道。狼大,不,我喜欢你,但绝对不是那种夫妻间的感情,一个人

爱上一头狼,你不觉得那样很可笑吗!」

听着云巧的话,我只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似乎全部都飘出了体外,精神也是一

阵阵的恍惚。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是,我还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经过了这一个

月时间的相处,云巧对于我的态度,居然连半点的改变也都没有。

「那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

我无比心痛的看了她一眼,再度的用爪子蘸着泥浆,在云巧的面前心痛的写

下了如下的字眼。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云巧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头,用力的摇晃着,声音听上去歇斯底里。

「狼大,我求求你,别逼我,别逼我好不好!」

「好的,去吧,别让狼二等得久了!」

虽然心头已经比冰还凉,可是,我却还是不能让狼二在这个时候心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