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正文 【龙戏双娇】(第四章 海山飞鸟)(1 / 2)



作者:risefrompain。

2016/02/07发表。

出场人物表。

主角:薛凡,30岁少妇:李纨,28岁。

心中百念,还没从杂念中挣脱,便已来到了二楼。

「来,把鞋脱了吧~ 」李纨回头对我一笑,也不解释,自己就先行脱去了之

前那灰白毛绒拖鞋,放在了楼梯口,那缓慢轻柔的动作,弯腰俯身时诱人的曲线,

以及包裹在黑丝之下的玉足又让我好不容易压下的火气腾腾升起。暗骂自己今天

真是阵脚大乱,努力移开目光,也脱去拖鞋,学着李纨直接踩在铺满楼道的毛绒

地毯之上。这时才注意到这地毯的不凡,脚踩其上丝毫没有硬邦邦的触地感,想

必毯子极厚,通体紫色,上面布满了各式的花纹,显得优雅华贵,抬头望去,只

见其整体与二楼的五个房门相得益彰。

「这五个房门,真是与众不同啊!」心里暗暗想到,只见离我最近的房门通

体漆黑,应是用上等黑胡桃木制成,门面上竟是一副,嗯,山水画?!寥寥数笔,

最下方是三条蜿蜒的曲线,中间则似两座山峰,最上面似鸟的羽翼,若不是其暗

刻门上,还有丝丝暗金色纹路反光,我也难以分辨其上的图案。至于同侧的第二

扇门,则是一泉飞瀑和一个池塘,也是写意形象,至于其他几扇,由于角度原因,

我也看不真切,分神之下,之前的躁动也就缓缓压下了。

这时李纨转过头来,指着最近那扇门中的图案,问道:「你猜这是什幺?」

我不待思考,就立即脱口而出:「三线为海,两曲为山,双翼为鸟,这副图应是

海山飞鸟!」得亏刚刚打过腹稿,本是要自己先夸赞一番这装饰的,不过现在也

不赖,借回答之际展示了一下我的文学艺术修养。李纨听罢,先是一愣,接着捂

嘴轻笑,似是很高兴,「还从来没有人给它起过名字呢,呃~ 『海山飞鸟』倒是

个不错的名字,非常适合这间屋子的意境~ 」随即对我投以赞赏的目光,「既然

你们这幺有缘,那就先来这间屋子吧,跟我进来吧~ 」,说罢,径直打开了房门。

此时的我却不知,不久之后我就会知晓为何李纨的话中之意了。

进入房间,顿觉光线一暗,只有从窗帘后微微透射过来的午后阳光,光影交

错,尽显旖旎的气息。稍稍适应了一下光线,环顾一周,又是一惊,本以为就是

间普通卧室,但却并非我所料。屋角一处竟有个类似于冰箱的东西,莫非是放食

物,但谁又会把冰箱放在房间里啊?还有这个大床旁边竟然还有个单人靠椅,不

对,这是单人按摩床!只不过比起普通风月场所的按摩床显得有质感的多,下方

包裹着一圈黑色,也看不到床脚。目光重新移回偌大的床铺之上,只见这床比寻

常床还要大上一圈。更让我瞩目的是其上的床单,竟似是用真丝制成,看着光滑

无比,微光映射下还有些许晶莹的反光。

打量完这一周也就一瞬间的功夫,这时李纨突然回过身,伸出食指抵在我的

唇间,我正欲动作,只听她道「不要心急哦,等我准备一下~ 」,我略带尴尬地

放下堪堪举起的双臂,佯做拍拍裤子的动作,她也不点破,玉足轻点,走向了床

边的衣柜,背对而立。我当然不会在这时候猴急,倒想看看,她究竟要准备些什

幺。

只见她先是缓缓解开之前一直紧紧包裹身上的黑色短袍,随着自上而下扣子

的解开,黑袍也缓缓掉落,先是展露出性感的香肩,接着,随着她微微侧身,竟

是看到穿着在内的情趣内衣,黑色吊带,露出大半的香肌脊背,蕾丝花纹,包裹

着若隐若现的娇躯,更让人燥热的是,束缚胸前两只玉兔的仅仅是交错的渔网,

似含苞待放,让人心急火燎。解开之前缠绕的发髻,一甩头发,微卷的波浪下诉

说着无声的媚态诱惑。转头看到我痴立在那儿,李纨娇声一嗔:「还愣着干嘛,

你也把外衣脱了呀~ 」我当即尴尬一笑,赶忙脱起了西装西裤。

李纨也不停歇,缓缓地褪去及腰的连裤袜,看到她缓缓弯腰俯身,展露出玲

珑身段和细腰翘臀,那诱惑至极的姿势让我的小兄弟又涨大了一些,换做那些初

出茅庐的小男生,只怕不是硬的生疼就是已然滑精了。褪去连裤袜之后,只见她

又从衣橱里拿出一双黑色高跟长筒靴,缓缓套上,看看没住膝盖,长靴将小腿包

裹地紧实无比,故仍能看到小腿玲珑的曲线。紧接着取出一对黑色情趣手套,包

裹了整个小臂和前半截大臂,到得底部则是一圈精致的蕾丝边,手指和肘关节处

是菱形的细密渔网,欲遮还羞。

此时,她全身上下黑白形成了鲜明对比,大腿展露的雪白,胸部渔网交织下

的白兔和肩背脖颈的玉肌似是天使般纯洁,而那紧裹娇躯的弹性网衣,纤纤玉手

上的丝质手套,冰丝玉泽的低腰内裤和风骚紧致的高跟长靴又似魔鬼般魅惑。在

这光与暗的视觉冲击之下,我竟一时痴了,忘记了动作。

然而,李纨的准备还没有完成,她穿着高跟长靴,足尖轻点,来到了那个

「冰箱」旁,也不回头,玉手遥指着按摩床说道:「你先去那边躺着吧~ 」呆立

的身躯一动,我飞快地将剩余的衣物脱下,只留下白色内裤包裹着已经涨的硕大

的阳具,看了下胸腹健硕的肌肉和粗壮的大腿,顿感信心倍增。「不过好险,方

才我呆若木鸡幸好没被发现,不然老脸往哪儿搁?」老脸一红,不过此刻却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