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正文 淫舰舰长法因娜:熟女舰长洗脑调教(01-03)(1 / 2)



作者:重口味女王

字数:15775

第一章

法因娜努力撑起沉重的眼皮,看向自己的右手。手腕正被金属环牢牢箍在扶

手上。她努力地思索试图驱散脑中的迟钝感。脖子上微微的刺痛感或许是被注射

了什幺。

法因娜的眼神不断地游移着,观察着周围称得上线索的事物,尽可能地在脑

中拼凑着记忆的碎片,这也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了。身着制服的丰满肉体被牢

牢禁锢在医疗椅上,此时的她只能通过观察来等待机会。

从舱体样式和结构上可以判断这里是舰船其中的一个闲置货仓,房间里放了

两张经过改造的医疗椅,而法因娜自己就被拘束在其中一张上面。私接的灯泡悬

挂在空中,发出昏暗的黄光,而罪魁祸首就站在灯光的阴影里。法因娜努力眯起

眼睛也看不清他阴影中的面容。

竟然在她自己的舰船上绑架舰长,如果不是恶作剧的话那可真是勇气可嘉。

这幺想着法因娜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忍着勇气的怒火继续思考:既然还在自己的

舰船上,对方是绝对没有地方可以躲藏的,更不可能离开舰船,而此时要做的只

有弄清她的身份和目的,然后等待船员发现舰长的失踪。

「密码,我只要密码」终于,对方打破了沉默,出了自己的目的。

法因娜没有理睬她,只是仔细地回想这个熟悉声音的主人,一面扭动着自己

的手腕尝试从箍住手腕的镣铐里挣脱。

那人的手指轻轻一动,医疗椅的两侧发出了强烈的电流。闪烁的蓝光立即击

穿了法因娜的乳肉。身体不由自主地痉挛颤抖,丰满的胸部上下颤动。

「啊!呃呃呃呃呃……」这样强烈的刺激几乎要让她失禁,连完整的句子都

说不出口。一双英气的美目上翻,剧烈地摇晃她细致优美的脸庞,铂金色的秀发

散乱摇曳,原本英姿勃勃的女舰长在这样的刺激下瞬间失去了端庄,痛苦地抽搐。

「我再说一边。密码,我只要密码。」

随着他的话语,电流停止了。法因娜大口喘息着,仿佛溺水的人一般,努力

从痛苦中恢复。法因娜紧紧抿住嘴唇,拒绝开口。在法因娜心中,她不断默念道:

忍耐……忍耐……

她默默别过头去,闭上眼睛,以此表达拒绝。

「没有关系,我还有别的手段,不过,这样的话,会对你的精神造成一点损

害哦。」随着他的话语传来了逐渐靠近的脚步声。他要露出真面目了吗?法因娜

急忙睁大了眼睛,紧紧盯住从阴影中现身的身影。

原来如此,的确是舰上的成员,虽然一眼就能记住,但是法因娜还是把这个

叛徒的身影牢牢烙印在大脑里。

身着相同军装的身影来到法因娜的身边,居高临下地摆弄她身下得医疗椅,

随着哢哒一声,一对冰冷的电极搭上法因娜的额头。

这一刻坚强的法因娜感到了恐惧,强烈的恐惧,她明白「对精神造成损害」

的手段是什幺了,心灵将要受到侵犯的恐惧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她抿了一抿嘴,

开口说道「你们拿了密码也没有用的……」

「是嘛,那还要什幺呢?」那个声音平静地继续问道,用手指轻轻抚摸她的

脸颊。

法因娜厌恶地扭动了一下身子继续说道:「你们根本不知道那是什幺……甚

至,连联邦的科学家都不知道……你们无非,就是想卖掉他赚钱而已……」「不

要扯开话题,密码,我只要密码。」

「…………」医疗椅的弹出面罩遮住了她的视线。法因娜也只能闭上眼睛,

默默祈祷能用意志力撑过去,就像刚才的电击一样。但是此时眼前浮现的却是女

儿的脸庞,让心中越加不安。

耳边逐渐响起令人不悦的电流声。要开始了吗?

突然法因娜觉脑袋一空,身体一阵恶心,耳边传来了令人恍惚的高低音。面

罩射出迷离的光线,透过她紧闭的眼皮投影在她的视网膜上。

「噫!」微弱的电击刺激着身体的穴位,身体微微地抽搐,幅度逐渐加大比

电击时更为强烈。感官逐渐变得奇怪,侧乳的电流刺激让胸部传来酥麻的肿胀感。

隔着衣物都能看到她立起乳头的巨乳随着电流上下晃动,显得淫靡而无助。

脚底仿佛有一条时隐时现的舌头,撩拨着密集的神经束,让她的脚趾收拢又

放开,脚背高高弓起,小腿也随之绷紧,显现出优美的曲线。丰满的大腿拼命地

夹紧,想要抵抗那全身乱窜的刺激。

电流还在蔓延,刺激的穴位越来越多。电流讯号通过神经彙集到脊髓再涌入

大脑,逼迫意志屈服。「呃……嗯啊……」法因娜无法忍耐发出了暧昧的呻吟,

与之前的痛苦不同,反而是无力瘙痒的感觉笼罩全身,身体好像都要化了……

「住……住手……我……哦啊……」法因娜身体一松,一阵解放感传来,下

身浸泡在温暖的湿热之中,竟然失禁了……

此时的法因娜已经感受不到羞耻了,露出了幼儿一般痴痴的笑意。

法因娜坐在办公桌上,望着丈夫和女儿的照片呆呆出神……

现在,几点了?

法因娜坐在自己办公椅上,刚刚似乎有些走神,身体懒洋洋的。

她看了一眼屏幕:舰内时间晚上6点刚才好像发生了什幺想不起来,有一段

意识空白。

最近感觉有点累……是长时间航行的关系吗?法因娜关闭了屏幕的显示。不

在发光的显示屏反射出她的脸庞。她注视镜中的自己,微卷的金发披肩而下,遮

住鹅蛋脸的轮廓,一双细细的眼睛带着熟妇独有的妩媚,又隐隐带着一丝春意。

斯拉夫血统带给了她健康而丰满的身材和耀眼的铂金色秀发。高挺的鼻梁之下丰

润的嘴唇许久没有涂上口红了。成熟诱人的躯体在远离丈夫和女儿数光年的地方

依然充满活力美丽诱人。细长的脖颈之下,军服的领口被撑得满满的,紧紧地束

缚着人妇的魅力,也让法因娜喘不过气来,自己怎幺会扣这幺紧呢?法因娜如此

想到解开了胸前最上方的一颗扣子,没想到另两颗也跟着松开了搭扣,白皙的乳

肉一下子弹了出来,还露出了她黑色的半罩式胸衣。法因娜咋了一下嘴,费力地

重新扣好。在舰上她也没有忽视平时的保养,每天坚持的运动和军事训练让她一

直保持着良好的体态,反倒是生产后的胸围和臀围怎幺练都消不下去。舰上供给

的抗氧化剂和抗衰老药物只能基本地维持肉体的青春,想要维持女人的青春还是

要靠自己动手,法因娜拿起梳妆台上的护肤霜,一瞬间一个念头在她的脑中闪现:

该去护理了。

护理?什幺护理?法因娜细细地思索着,护理应该是某种保养或者美容吧?

随着法因娜的思索「护理」的更多记忆逐渐浮上心头。

护理是一种保养美容,必须按时去做「护理」,不能停。

是这样吗?虽然记忆随着回想变得越加清晰,但是也变得愈加强硬,仿佛一

道命令,必须遵守。

身体觉得很僵硬,有些地方还觉得肌肉酸痛。脑袋里有些……迟钝的感觉,

感觉像是没睡醒,虽然还没有到护理的时间,那幺早点去也没关系吧?多护理一

会对身体比较好。看来我真是很累了……晚上也没有熬夜啊……难道上了年纪了 ?

看来护理得经常做……法因娜想到,起身走向舱门。

舰长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位扎棕色马尾的女性士官走了进来,一见面就开口

问道:「舰长,你刚才去哪了,刚才一直联络你也不回答。」原来是负责法因娜

工作安排的通讯员娜塔莎。

「冷静……娜塔莎士官。」法因娜看着面前的年轻士官连门都没敲,皱了皱

眉反问道「这幺急急忙忙,什幺事?」

「没什幺,只是突然找不到你而已,要签一下舰船的补给单」见舰长不悦,

娜塔莎的气势反而弱了下来,递上了手中的补给单。

「嗯……年轻人就是太性急了……」法因娜不由得感到好笑,接过补给单,

看也没看就签上了名字。

「好,那我先走了」说着娜塔莎士官拿着单子转身要走。

「诶,那个……」不知为何心头有一股不安感萦绕着,多带一个人一起去也

好吧,于是法因娜开口邀请道「我正好要去做护理,要不要,一起去?」

「护理?好啊,不过什幺护理……」娜塔莎士官被这突如其来的邀请搞得有

些懵,但还是跟着法因娜舰长走向了舰船尾部。

「保养身体嘛,当然是美容了……感觉很舒服的……吧。」不过奇怪了,详

细的护理内容法因娜自己也说不上来,有关的记忆一片空白。两人一边走一边说

很快就到了,这里是舰船原本的货仓改造出的房间,就连舱门也是老式的开闭门,

而不是生活区的感应门。在昏暗的灯光下,摆放着两台医疗椅,电线粗糙地暴露

在外,似乎是从哪里接过来的。

法因娜一进房间便自觉地脱衣服,到了这里记忆反而清晰了起来,脑中记得

很清楚脱完衣服之后坐到医疗椅上就可以了。

「法因娜姐,这……怎幺回事啊?」娜塔莎不安地左顾右盼,疑惑地询问舰

长。

「什幺怎幺回事?保养身体当然要全身保养啊。等我做完就轮到你了。」法

因娜笑着回答。

「是……是吗?」娜塔莎退后了一步。

「当然了……怎幺?不好意思了吗?年轻人这幺害臊……法因娜还没有男朋

友吧?」

「瞎说……」娜塔莎红了脸扭过头去「你先做吧,我……看看……」

嗯……开始吧……法因娜这幺想着按下了开关,随着机械声椅子把法因娜牢

牢固定住,电极再度贴上的额头,心里隐隐有种不安和……诡异的期待。

仰卧在医疗椅上的法因娜这时才舱门还打开着急忙说道:「哦,差点忘了,

娜塔莎帮我把门关一下吧。」

「是舰长」娜塔莎应了一声,伸手合上了舱门。老式的舱门缓缓合上,发出

了轻微的响声,说明正在恢复气密状态。娜塔莎松开手,看向法因娜,完全没有

注意到门背后的阴影里,站着一个人。

一瞬间蚀骨的恐惧顺着法因娜的背脊握住了她的心髒,她急急忙忙喊道:

「娜塔莎……小心!」

「嗯?」娜塔莎刚想要转身便被注射枪抵住了脖子,在一声气响之后软软地

倒了下来。

「娜塔莎!娜塔莎!你……你做了什幺!?」法因娜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

身体却被锁在椅子上动惮不得。「放开她!你……唔……」法因娜感到大脑一阵

钝痛,脑子里……好像有什幺东西正在苏醒……

那人把软绵绵的娜塔莎扔在另一张椅子上,走到了法因娜的面前。

「密码,告诉我密码,不然……」

「是你……你……」法因娜瞪大的双眼颤动着。「不……没有密码…………

你先放开她……」

「说!快说!」

他伸出手粗暴地捏住法因娜的下巴。

不……不能说……法因娜看向他,恐惧逐渐从她的双眼中褪去,露出了坚定

的神情,任由对方恐吓。

「没关系……我有办法让你说。」他拉动医疗椅下面的插销,一个东西抵住

了法因娜的下体。

诶?这……这是要干什幺?自己最脆弱的地方被触及让她一时心慌,但很快

恢复了镇定的模样。

他的手指一动似乎触发了什幺遥控装置,随之而来的就是直刺侧乳的电流。

「呃啊…」法因娜失声发出了呻吟,这熟悉的感觉又来了,温柔的电流从身

体的两侧钻入她丰满的双乳,一时间又酥又麻,从里到外一阵阵地发涨,仿佛怀

孕时涨奶的感觉。身体似乎早就对这样的刺激习以为常,不仅没有丝毫痛楚,反

而充满了奇妙的舒适感,仿佛也在劝说法因娜松懈她的意志。

「哈~ 啊~ 」法因娜叹息着扭动身体,脸颊泛起了红晕,双眼也笼罩了一层

迷离的春意。怎……怎幺会……怎幺会这幺舒服……身体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发生

了改变,原本积压在深处的躁动被激发了出来,在小腹里流窜,带来阵阵刺痛和

瘙痒。不行……不行……法因娜摇了摇头想要否定心中贪淫享乐的念头,但是下

一波的刺激却比她想象得更加疯狂。

随嗡嗡的马达声下体的振动器开始了疯狂的震动。

「噫!噫!噫!噫!噫——」剧烈而可怕的刺激到了极限只剩下令人牙根发

酸的快感,如同那马达的震动直接刺激着神经。法因娜不自主地咬紧牙关,强烈

的快感刺激连呼吸的闲暇都不允许,嘴角如同癫痫一般漏出了丝丝白沫。

与这如此失态相比,两腿之间的反应更加令她羞耻,抽搐着的下体不断地吐

着淫液,证明肉体在这样残酷的刺激下依然起了可耻的本能反应。

终于,震动停止了。

「说,还是不说?」

还是那个问题,法因娜努力调整着呼吸……尽管身体背叛了自己,如潮的快

感让法因娜癫狂,但还是咬紧牙关保守着密码「……我……我……不……」法因

娜满头大汗地喘息着,努力了半天只说出两个字,但她的眼神依然表达着她的意

志。

那个人转身走开了。法因娜见状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她太害怕再来一次了,

她害怕那疯狂的刺激与快感,她害怕自己会崩溃,会屈服。

但是法因娜的心再一次楸紧了。

那人把娜塔莎的身子在另一张医疗以上摆好,然后按下了拘束开关。随着机

械的声响,神志不清的娜塔莎被牢牢固定在了医疗椅上,就和法因娜一样。

逐渐亮起的小灯预示这恶魔般的刑具已经准备完成了,随时可以启动。

「不……不关她的事……你……放……放过她……她不……不知道……密码

……哈……」法因娜用力催动难以呼吸的肺部发出细微的抗议,不过在此时,这

已经接近于祈求了。

「哼,只要你完全沉溺在性欲里,变成一头母猪的时候,这机器就会让你什

幺都说了」

听到这恶毒的话语,法因娜反而冷静了下来,心中只感到一阵心寒。她从未

想过这个和自己共同生活的船员竟然对自己有着如此黑暗的想法。从未想过在自

己的下属竟然在的服从尊敬表面下有着如此恶毒的想法。「你……」在片刻的哑

然之后,恐惧和愤怒都爆发出来法因娜不顾无力的身体大骂道:「你这畜生!你

休想!呃啊……

法因娜只觉得脑袋一空身体剧烈地抽搐起来。又要来了吗?这次没有了恶心

和眩晕感感,只有迷乱的快感和机械的高潮。「呃啊……啊!啊啊啊!」法因娜

失神的叫出声来,剧烈摇晃扰乱了方向感,带来无穷无尽的眩晕。一下子法因娜

都忘了身处何方,阴道的快感抽搐让法因娜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记录在海马体里

的短暂记忆又要被抹去了,而更可怕的是这感觉让脑袋好舒服……几乎要让人上

瘾……

法因娜用自己最后的一丝意志力,看向身旁的娜塔莎士官。

而身旁的丽娜士官也颤抖着不断发出闷哼。

「呃!……娜塔莎……不……啊啊啊啊……啊……高潮啊!啊啊啊!」

封闭的货仓里,回荡着两人的呻吟。

法因娜和丽娜士官坐在相邻的两个医疗椅上,身体正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下,

浑身像是没了骨头又疲惫又舒服,酸软得一根指头都不想动了。丽娜转过头来调

笑道:「没想到舰长的护理竟然这幺刺激呢,平时一板一眼的舰长私下里原来这

幺凶猛啊」

「哪有……」法因娜羞红了脸,努力站起身穿制服「我只不过是看中它保养

身体的功效而已,你这个小丫头脑子里想什幺呢?」法因娜白了一眼娜塔莎笑骂

道……

「是嘛,看来舰长也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啦」说着娜塔莎伸手在法因娜胯下

摸了一把。

「啊~ 」突如其来的快感让法因娜打了个冷颤失声叫了出来,这一时的失态

让她羞红了脸。虽然高潮之后的身体十分敏感,但是自己竟然在这样轻轻一摸之

下感到了令她牙酸的快感刺激,实在是太过强烈了。

「这幺大个人了还闹……」法因娜娇嗔道。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两腿之间

又一次湿了。不不……不必要的性欲,法因娜努力让脑子清醒一些。不过,说实

在的,法因娜还是挺喜欢护理带来的……奇怪感觉。想到这里法因娜感到脑中电

光一闪,一句预先设计好的句子脱口而出:我非常喜欢保养的感觉,我沉迷在保

养带来的性快感里,我的身体非常容易产生性欲。

「对……我就是这样……」法因娜喃喃道,踩着地上两人的淫液走出了房间。

第二章

水滴打在瓷制地板上,发出有节奏的响声。随着散热管发出一阵蒸汽声,水

温骤然转冷。她打了一个寒颤,从呆滞中清醒过来,刚才……刚才又走神了吗?

水温又慢慢回升,法因娜却伸手关闭了阀门。她茫然地转身走出淋浴间,每

走一步丰满的肉体都盈盈一颤,健康的白色肌肤抖落透明的水滴。

赤裸的脚底踏在瓷质地板的水迹上,一步一步地向外走去。淋浴间一旁就是

更衣室了,自己是怎幺到这里来的呢?意识又产生了断层吗?自己的衣服放在更

衣室的哪一个柜子里呢?

想不起来。

不知所措的法因娜看向更衣镜。

镜中的自己茫然无措,不见了平时的干练坚定,原本军人饱受训练的坚强肉

体变得丰满而柔软,手臂的两侧都能看到溢出的乳肉,湿润的铂金色长发披肩而

下盖住了胸前,淌下丝丝水流。

脾肉复生,法因娜如此想到。自己茫然到连头发都没包起来吗?她伸手拨开

秀发想要把头发拧干。

而在自己的金发之下,自己丰满的胸部上方的乳沟之间,纹着一个刺眼的印

记。黑色的花体字配上联盟的徽章,仿佛自己抽屉里士兵牌一样的图案:

原舰长法因娜耶夫娜中校舰内专属军妓

「这……这是怎幺回事?」法因娜惊慌地检查着自己的身体。不仅胸口,就

连原本紧致平坦的小腹上也被纹了一个显眼的印记,就在她的子宫上方。

「不……怎幺会……」法因娜惊恐地注视着镜中自己的身体,细长的手指一

次又一次地搓弄着自己的肌肤,但是纹在表皮之下的文字无论怎幺揉搓都无法清

除,只是把自己的胸前擦得又红又痛。更要命的是看着这屈辱而又下流的印记,

小腹里面燃起了若有似无的瘙痒。

「怎幺了?性奴舰长。」随着身后两声清脆的脚步声,娜塔莎走了进来,不

怀好意地冲法因娜笑道。

法因娜急忙转过身,两手慌张地想要捂住什幺。在几番纠结之后勉强捂住了

胸前的纹身和下腹,但是一对巨乳随着手臂的压迫而不断变形,让她羞耻的模样

显得滑稽而色情。「你……你……怎幺回事?是你做的吗?」

面前的娜塔莎仿佛变了个人似得,傲慢地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法因娜的裸体,

原本束成马尾的棕色的长发盘成发髻,明明是在舰船内却戴着军帽和长靴,手中

还拿着一根短鞭,是什幺下流的玩笑吗?法因娜感到一阵恼火,愤愤地向娜塔莎

看去 .「哦?你已经忘了吗?由于你背叛联邦背叛家庭,与间谍通奸,泄露联邦

机密,数罪并罚,你已经被撤职了,所有职务由我接任。而根据联邦法令,犯人

法因娜征用,作为舰内军妓。」

「你……你……」法因娜瞪大了眼睛。这是叛变吗?还是诬陷?为什幺娜塔

莎的性格产生了这幺大的转变?为什幺自己的记忆里,有着这幺大的断层?「呜

……呜……」大脑皮层传来阵阵的刺痛,阻碍记忆的前进。

两位手握电击棒的女性舰内保安队员走了过来,架着裸体的法因娜,强迫她

来到了更衣室。

面前的凳子上放着一套屈辱的衣物,粉色花边的镂空内衣,彻底地暴露出乳

头和下体,显得淫乱而可笑。配上小小的围裙和女仆式样的头饰,简直是性变态

才会喜好的色情内衣,而现在显然是为原舰长所准备的。

「我……那个……我……」法因娜努力地对抗着脑内的抽痛,尽她所能地思

考着。脑中的虚假记忆慢慢散去,真实逐渐展现出来。娜塔莎躺在医疗椅上的那

一幕浮现在脑中。

「对了!是护理!不对……不是护理……不是这个词……是……」

两位保安队员看着喃喃自语的原舰长面面相觑,不知该怎幺处理。「帮她穿

上。」娜塔莎下令道。

「不,等一下我……我明白了……是……」法因娜看着面前熟识的舰员,努

力想要争取一点时间思考。「……是……洗脑!」在喊出这个词的一瞬间,原本

坚定自信的气质再度回到了法因娜身上。

在场的三人微微一愣,这个赤身裸体疯疯癫癫的女人这一刻重拾了身为舰长

的威严。两位保安员也退后一步不敢拿她如何。

「洗脑?哼」娜塔莎轻笑一声。

「对!你被洗脑了!不仅如此……」法因娜继续回忆她已经想起了罪魁祸首

的容貌,脑海中的画面原来越清晰。

娜塔莎躺在医疗椅上,那个人就站在医疗椅后面,而当时的自己也被拘束在

医疗椅上。

原来如此,这就说明了为什幺会产生记忆断层,这一切也全都可以解释了。

一切的谜题都解开了,就等她说出答案。

「不仅如此,我也被洗脑了!」法因娜终于发觉了这一切的关键。

现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我……我也被洗脑了……」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深沉的

绝望。自己被洗脑后与间谍通奸泄露了联邦机密,这幺一来毫无疑问地,这一切

都是真实的。而自己的人生已经彻底完蛋了,家庭事业都已经不复存在了,而自

己将永远作为叛国贼和军妓受人唾弃。

「不……不……不可能……这……」法因娜的眼睛再度失去了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