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正文 随欲不安 第一章节(1 / 2)


随欲不安 第一章节

作者:娜娜好

穿越

苏瞳肩背山地旅行包,手叉腰,大力地吸气,高原反应果然厉害,头中彷佛

有个铁秤,沉重昏眩得紧。

但宏伟的布达拉宫就在眼前了,心中又兴奋难抑,西藏偶已经到鸟~~~再

次仰望天空,那份蓝彷佛要滴出水来,第一次觉得离天空宇宙如此之近。

身旁有些本地小孩追闹跑过,略显粗糙的脸庞上红乎乎的腮、无邪质朴的明

亮眼睛,咯咯笑着,不知在欢喜着什么。

苏瞳被这一切所感染,不自觉地微笑,脑中的沉重也似乎减轻了些。

不是旅游旺季,布达拉宫的票,苏瞳轻易就从本地旅行买到了。

布达拉宫坐落在西藏首府拉萨市西北的玛布日山(红山)上,是西藏政教

一政权的中心。

白宫横贯两翼,为喇嘛生活起居地,有各种殿堂长廊,摆设精美,布置华

丽,墙上绘有与佛教有关的绘画,多出名家之手。

红宫居中,供奉佛像,松赞干布像,文成公和尼泊尔尺尊公像数千尊,

以及历代喇嘛灵塔,黄金珍宝嵌间,配以彩色壁画,辉煌金碧。

苏瞳琢磨着先参观中间的红宫,再逛白宫。







但,地方实在宽阔,一小时方才走了一小半,疲累让高原反应更加猖獗,大

脑神经一抽一抽地,苏瞳决定顺应身体,找了个人迹稀少的小侧门,豪无形象地

坐下,倚住门框,闭目养神。

她想起出发前那群恐怖的群友叫嚣着「西藏是穿越圣地,预祝你穿越成功,

做个千年小受~~」。

想在下苏瞳,也算是有房一族的小白领,生活自立滋润,如若溯古代

,蹲木马桶,贡献菊花,打死也不干。

那群同人女、、、无法理解。





苏瞳迷煳想着,眼皮渐渐沉重。





沉重。





寒风阵阵,冷。





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西藏正值夏季,怎么会如此冷?苏瞳撑开眼皮,一片

草,好高的草,枯黄的草。





全身无力,支起右肘,欲挣扎起来,发现一条小嫩腿正努力立起。





她耳朵嗡的一声:我。





穿了。



灵魂穿!!死如花,你那剧烈的穿越怨念咋应验到我这了呢?!如花的愿望

是穿越做万年小受。





苏瞳脑中闪过千万念头,忽然想起什么,惊慌低头,看向下身,累死饿死坚

决不做小受啊,心里尖叫着,深吸口气,伸手摸去,呼~~,还好,没多出什么

「软绵绵的肉团」。

勉力支撑起身子,发现自己在一片芦苇从中,对面不远处有条河,左侧有座

树木密集的山林;芦苇丛后方是比较平坦黄土地,有条黄泥路从远处延伸而来。

不太适应这短胳膊短腿,摇晃至河边,搓洗双手,捧水饮下,解了渴,再清

洁了脸,冷水刺激得完全清醒了。

流动的河水,扭曲的水中影,看不出是张如何容貌的面庞。

罢了,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无论怎样都无妨。

至关紧要的是,现在应该是饷午,基本生存吃食该如何,晚间在何处休息。





苏瞳正烦恼,听得有人声。

赶紧猫腰,潜芦苇丛。

透过间隙,隐隐见到,有一群人正从黄泥路往那山林走去。

彷佛是几个大人领着一群孩童,那偶尔的喧闹声便是他们发出的。

人贩子?!如若是人贩子,按理应捆着小孩或关禁于马车内之类的,如此「

放生」

的,应该非大恶人。

再则,虽距离甚远,但仍能感觉到孩童们无惊恐之意;对方可能是好人也可

能是恶人,比率各占一半。

但如果错过此次机会,再无人经过,没得吃,没屋遮,可以肯定,绝对活不

过3天。

苏瞳意打定,深吸口气,缓缓吐出,大脑过了遍待会的说辞,扮做无力状

,慢慢走出了芦苇丛,向那群人挪去。

远远走来的那群人,是十二个女童,和三个女子。

其中,行在最前方的,约莫3余岁,着紫色古式衫裙裤,显得颇为利落,

倒像是那传说中的侠女装扮;容颜清丽,眉色斜飞入鬓,细目傲若寒星,颇为肃

容。

其余,二女却是少女,着绿色古式衫裙裤,约莫十一,二岁,脸庞尚有几分

稚气。

那十来个布衣女童,神态疲惫,神色皆无常小孩般天真;女童虽乖巧,但

毕竟年幼,两三人,凑一起唏唏唆唆细语,仔细听,有些倒类似中国北方方言。

苏瞳心中有数,那领头人必是话事者,只要过了她这关,其他人定不反对。

想想她那没供完的房子,她父母。





眼睛微红了,鼻子微酸了,嗓子估计也哑了,再把头发拨弄拨弄乱,一付可

怜相,站至路边,静待那群人走近了,「姐姐,这位姐姐。。。」(绿:鄙视你

,你个小P孩,人家都能做你妈了,还姐姐,真无耻。

苏瞳:咋地?!偶这叫EQ高,切~~。

旁白怒:少在这充字数,滚~~)那紫衣女子,早凭武功底子,得知有人迹

,却不见人影,正暗暗提防时,见得河边芦苇丛走出个小孩来。

那小孩约莫七、八岁,破旧布衣单衫,原本的两团发髻也如鸟窝乱七八糟,

咋看有几分凄惨,但眼眉间倒是十分明亮、不带一分羞怯,不像一般的孩童。

渐近,听那孩子叫道:「姐姐,这位姐姐。。。」

紫衣女子闻言止步,望向苏瞳。

苏瞳哀求道:「这位姐姐,苏瞳无父无母,寄居舅舅家中。数日前出门游玩

,为恶人所掠,被带往城中,说是要卖去那。。。那烟花地做。。做事,苏瞳前

夜乘恶人休息,偷跑了出来,来到此处,又饥又冻,求姐姐行个好,收留了苏瞳

,苏瞳愿为奴为婢报答姐姐。」

苏瞳说完,以相~当~诚恳的眼光盯住紫衣女子,心里暗想,如果她不答应

,就算在地上打滚也要求得,否则今晚必被野兽活吃了。

想着,神情更加悲伤和殷切。

那些个小女孩,听得都有些激动,很是同情苏瞳;那两个少女也有所动容。

但只有那紫衣女子,好象不为所动,只是挑了挑眉,问道:「见你伶牙俐齿

,莫非识过字?!」

苏瞳低头敛神,恭敬答:「是的姐姐,家父生前是个先生,闲暇之时,教

过一些。」

心里却嘀咕:这人果然不好对付。

她在芦苇丛中就斟酌过,是要扮无知小孩博同情,还是半真半假以真实性格

应付?若扮无知小孩,自己素来不是娇滴滴的个性,容易露出马脚,反而惹人怀

疑。

性就扮个早熟懂事的小P孩罢了,遂,有了刚才的一段话。

紫衣女子略思酎,便答应;「要收留你也不是难事,但你要去的地方,不是

什么小家小户,规矩苛刻,劳作甚重,你可愿意?」

苏瞳毅然道:「能得姐姐收留,已是万幸,苏瞳不敢奢望其它。」

紫衣女子点头,继续前行,苏瞳跟随其后。

一行人往那青黑山林渐行渐远。

安顿走了大致个多小时,终于到达目的地时,已经天黑。

原来那山林深处有几个极宽阔的院落,紫衣女子吩咐二绿衣少女安排好孩童

,便离开了。

听那几个小女孩的称呼,绿衣少女一个名叫绿依,另一个叫绿而(绿一,绿

二?!汗。



)。

二绿把3个孩子带到了一排房舍前,安排住宿,两人一间。

每个房间不算大,但样样俱全,古朴木质女子梳妆台,红木衣橱,和北方的

炕。

可能是山林湿气大雾水重,夜间寒冷,各种家具都颇具中国古代江南风味,

但惟独床是北方特色的大炕。

看来此处的文化和会发展已经比较先进,不像汉朝要跪坐几桉。

苏瞳暗暗点头,深感庆幸。

由于苏瞳是临时多出来的,被安排和最后一组女童同一间房。

分配结束后,众人就在那院里的厅里用了晚膳。

又各自房。

此时房内已经准备好了被褥衣物等物。

苏瞳暗想,这个地方看来不能小觑,如此短时间内就能打点妥当,非富即贵



但若是权贵,也不会在这偏僻地方落脚。

大富人家也不会个个身怀武功。



看来应该是什么江湖神秘门派了。

(绿:人家只是穿得像侠女,你咋知道人家会武功?!苏瞳:笨蛋,这叫推

理!普通富裕人家的丫鬟会那样打扮么?!绿:呃~~不会~~~)三人洗漱完

毕,通通上炕,排排睡。

苏瞳侧卧着,看向那2个小女孩,天真灿烂笑道:「二位姐姐,我叫苏瞳,

你们叫我瞳瞳就好了。姐姐们呢?」

躺中间的圆圆脸圆圆眼睛的小姑娘,眨巴眨巴眼睛,带着十分稚气的声音:

「我叫谭静,今年六岁了。她叫林真,比我大一岁,我们都是在戊和镇给罗门

收留的。」

林真在旁边点点头。

「收留?你们都和我一样是孤儿么?罗门就是那紫衣姐姐么?」

故做惊讶,继续哄骗小孩,博取同情,拉近距离「我逃跑的时候好害怕,好

怕坏人会追上我,也没吃的,呜呜,还好遇见了你们。。。」

谭静连忙伸出小手,小大人般地拍拍苏瞳「不怕不怕,罗门和绿姐姐们都

是很好的好人,我们也是孤儿,我和真真在戊和镇被坏蛋欺负,就是绿依姐姐救

了我们,还给我们吃芙蓉酱鸭,买新衣裳,带我们这里,说是我们的新家。。

。」

「绿依姐姐会武功呀?!」

苏瞳捕捉到有用信息,发挥以前向客户追债功力的分之一,努力追问。

「是啊。很厉害很厉害的哦~~手就那样一挥坏蛋就倒下了。。。是吧,真

真」

谭静两眼放光,小手挥动,扭头求林真的符。

「是~~小心受凉」

林真终于开口,神色澹澹的,声音有些沙哑,把谭静的小手塞进被窝。

「我们这2人都是无父无母之人,你不用害怕,这几日来,我看她们是真

心待我们,不象是假扮。好了,不早了,睡吧」

看来这林真也是经历过些苦难的,并没有对从天而降的恩人,全部的信赖,

有点意思,苏瞳暗想。

谭静虽仍然兴奋难耐,但似乎很听林真的话,噘噘嘴巴,拉好被子,乖乖闭

上了眼睛。

林真也躺下了。

一时间,黑乎乎的房间里,寂静无声。

那份沉静,如山压顶,苏瞳的心,身彷佛全被压在山底一般透不过气来。

怎么就会来了这里了呢?她明明只是睡着了啊,原先的身体在那个世界怎么

样了?应该没有缺胳膊少腿的吧。

父母不知道怎么样了,会不会很担心。





苏瞳鼻子微酸,转了个身,把这酸涩的情绪压抑下去。

这个身体不知道是谁的,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据谭静和林真的话,这

里果真是个江湖门派。

以前的穿越小说,被杀手门收养,培养成杀手的也不少。

但看那3个女人倒没有杀手那股阴冷残酷气质。





为什么收留的都是女孩呢?难道是妓院的培训基地?!!(绿:你的想象力

很强很丰富!苏瞳:过奖过奖!绿:无语)算了,多想无益,走一步算一步吧,

不能自己把自己给打败了,苏瞳给自己打气。

毕竟是小孩子的身体,嗜睡,诸多思虑中苏瞳渐渐陷入了熟睡中。

入门旭日衔青嶂,晴云洗绿潭(释寒山《诗》)。

朝阳在山头初露脸,霞光照着云朵,变得彤红,暖洋人心;照着青山,穿透

山中晨雾,一片金光。

林丛里,经霜耐寒的松树、柏树,还有冬青树湿润的秃枝和暗绿色的叶子闪

耀出春天一样焕发的生命。

给阳光一烘晒,晨雾降落下来,渗透到泥土里,到处冒起阵阵湿气。

山中的院落,也从酣睡中苏醒,人声渐起。

苏瞳翻个身,抱着被子继续睡。

隐约听得有人叫:「瞳瞳,快起来了,绿依姐姐要我们大家去院子里呢,说

是有话交代。」

她蹭蹭被子,好奶声奶气的声音啊,什么时候有了个孩子。





绿依是谁。





突然如一盆冷水而至,泼得苏瞳从头至脚彻底清醒,是了,她已经到了新的

陌生世界了,一切从头开始,加油!!深吸口气,苏瞳一个骨碌翻身起床,伸个

懒腰,展示个无敌灿烂甜笑容:「小静早,真真早啊,绿依姐姐叫我们什么事情

啊?」

边问边穿衣洗漱,还好小孩的衣服比较简单,一看即明。

「早」

言简短少的林真。

「不知道呢,瞳瞳。唔~~你猜会是什么事呢」

谭静胡乱用布巾,擦拭着小脸。

「待会。。。就。。知道了。。。」

苏瞳用树枝沾着盐,死命蹭牙齿,总觉得刷不干净。

(绿:所以各位疯狂痴迷于穿的同人女们,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一柱香后,

昨日的3个女童,集在院子中。

绿依和绿而,立于众人前方。

绿依看到人已齐,清嗓提声道:「在用早膳前,有些事情务必要交代清楚。

你们都是自愿来我爱媛门的,既然来了就要守这里的规矩。第一,入得门里,皆

为姐妹,若有人心术不正,嫉妒生事,挑拨离间,通通废除武功,驱逐出门!!

第二,爱媛门分为白,黄,绿,蓝,靛,紫,六种等级,由衣服可辩识。你们刚

入门,即白衣,要尊敬师父师姐;第三,爱媛门不养白食者,自理自立,皆需分

担门内事宜。按惯例,初入门者负责各苑的清洁,膳食,茶水伺候等。待会早膳

后,黄衣师姐自会教导尔等;第四,每日,上午劳作,下午习武,晚上习字一个

时辰。好,暂且就这些,其他规矩,待以后慢慢教导。先去用膳吧。」

众人在饭厅用完早膳后,有六名黄衣女子,来带苏瞳等3人,安排门内事

宜。

带苏瞳三人的是名叫黄柳之人,长得清秀明丽,性格也温柔可亲。

四人穿过走廊,往院门走去,黄柳不徐不急缓缓道来:「你们现下住的院子

,叫梓苑,是白黄绿蓝衣的住处;我们现在前往的是‘利苑’,门里商讨重要事

宜的地方;除此之外,就是‘武苑’和‘夕苑’。武苑,顾名思义,就是练功的

地方;夕苑是门和靛衣护法的住处。」

四人已经走出梓苑,来到利苑,由拱门而入,正对面是间能纳人的大堂,

大堂上席位摆了张大红木凋花书桌。

下面,左右两侧,俱排了一长列书桌,两两相对。

大堂两侧,是六间大小中等的书房,围成圈,直至拱门。

「你们三人,每日辰时(7:-9:)前,把利苑地面及桌椅打扫

干净即可,地方不算大,也还干净,三人半个时辰即可弄好。用完早膳后,再

利苑,侍奉茶水。午时梓苑用膳,稍作休息,便要去武苑习武了。」

黄柳领着三人,转了一圈利苑,走出拱门,往武苑走去。

苏瞳虽不情愿早起干活,但对下午的习武充满了汹涌澎湃的热情,两眼直放

光,崇拜地注视着黄柳,彷佛从她的走姿中能看出一招一式出来似的。

黄柳见她那可爱模样,不禁掩嘴直笑:「你这孩子,看来很是期望习武啊,

倒与常女孩不一样。」

「因为习了武,就能把坏人打得满地找牙,不用再惧怕他们。」

苏瞳的肉肉小手握成拳,于空中挥动,稚气小脸,一付慷慨就义状。

「呵呵。。。」

黄柳笑得花枝乱颤,「那你要好好用心了,我们爱媛门虽不算什么大门大派

,但凭着一身武功,在外敢欺负上门的人也不多。而且武功路数也较其他门派多

,你们眼下先习基本功,二、三年后可选自己适的兵器和武功。」

说着话,已经到了武苑。

只见中间好大块空地,估计有上亩宽,旁边有间雨雪天用的室内练武场地

,还有间兵器房。

「教授你们武功的是蓝珊师姐,蓝珊师姐是蓝衣辈中武功最广博深厚的,你

们可要用心。」

黄柳倒是一片真心,殷殷切切地嘱咐她们。

三个小脑袋纷纷点头,应许。

四人又到梓苑,黄柳继续说道「晚上习字也在梓苑,在饭厅隔壁的大书房

,戌时(晚7点)开始,半个时辰,绿而师姐为先生。今日你们先熟悉下,明日

开始劳作习武习字。」

语毕,摸摸三个小脑袋,转身离开了。

苏瞳三人,午后又去利苑,逛了一遍,大致分工了一下,返,打打闹闹了

一番,用了晚膳,洗洗漱漱就歇息了。

就这样渡过了在爱媛门的第一天。

阿四翌日,天还未亮,依稀还有半轮月亮挂在天际。





但苏瞳同学,已经被严谨负责的林真同学,摇晃醒来,睁只眼闭只眼地,挣

扎起身,摸着衣,摇摇晃晃走至脸盆架处,接过谭静递来的布巾,擦了把脸,

才稍稍清醒了些。

林真前头开路,谭静拽着像被霜打焉了的白菜一般的苏瞳,往利苑走去。

苏瞳仍然耷拉着眼皮耷拉着脑袋,边走边在心里狠狠地诅咒老天,把她带来

这阶层分明的万恶旧会,做阿四(广东话,意指做苦力杂事之人)!!天还未

亮,就要去扫地擦桌!!在前世,不论好歹,朝九晚六,还是基本可以保证ww

w.Z.WAnG;的,泪奔啊~!!可惜,上天和谭静都听不见苏瞳的

内心独白,苏瞳被拽进了利苑。

她不甘不愿地手执扫帚,大力挥扫着地面的落叶,发泄心中的郁结,思琢着

,有无方法可摆脱这阿四生活。

想了半天,都无头绪,遂作罢。

利苑是四个苑中,占地最小的,不到一个时辰,三人便弄好了所有。

梓苑用过早膳后,来到利苑大堂,只见那紫衣女子爱媛门门罗轻裳,

已端坐在上席书桌前,下方有个蓝衣女子正在禀报事宜。

三人连忙冲茶,由苏瞳端上。

「不论苏州还是杭州,千绮罗的生意,旧年也是如此,秋冬季节,向来是澹

季。皮氅过于昂贵,能卖出四、五件已是不错。若是卖棉衣,姓都宁愿去些小

作坊买,比较便宜。虽然是澹季,但绣娘的工钱和店租却依然得给。去年想了许

多法子,也仅仅是勉强不赚不赔。今年的绣娘多了几名,若照去年,必亏无疑。



蓝衣女子眉头紧皱,向罗轻裳道。

「咦,爱媛门是江湖门派,居然思想这么前卫,还做生意?!不错不错。以

前看金大侠的小说,就奇怪那些名门正派哪来的金子银子维持开销。」

苏瞳给罗轻裳上完茶后,再给蓝衣服女子上了一杯,仔细听得蓝衣女子的汇

报后,心里暗自赞同点头。

她转身退出大堂,边往小茶室走边想蓝衣女子的话,喃喃道:「其实做羽绒

服就好了,又新奇又保暖,穷人富人都穿得。然后卖点手套啊围巾啊什么的,种

类就更丰富了。。。」

到茶室,和小静、林真聊了会天(要是和谭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