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09坐脸(h)(1 / 2)





  苏清歌有些诧异地睁大眼睛。

  想到对方可能不会同意,倪棠歪了歪头,特意软声央求道:“就试试下嘛,好不好?”

  拖长的语调稍微上扬着,含混的热气徐徐拂过面前的人,如同乖巧的猫咪,讨好般的仰视着苏清歌。

  像是被她的话语取悦到,狭长的眼尾处流露出些许的笑意,从纤密的睫毛之间转瞬即逝,额头随即相抵,阻挡住外界的光线。苏清歌伸手扶住她的后脑,深深地吻了下去。

  凸起的唇珠被轻轻含住,动作格外轻柔地吻了几下后,转瞬间便从缝隙钻了进去,沉迷地追寻着比往常更为甜美的滋味,继而反复吸吮着柔软灵巧的舌尖。唇舌交缠间呼出的气息被对方全部吞咽,炙热的吻几乎将她淹没,沿着湿漉漉的发丝滴下的水珠落进衣领内,缓慢地滑过滚烫的肌肤。

  卷曲的睫毛极为细微地颤动,不自觉地抱紧对方,倪棠仰着头,双手缠住对方,如弯曲藤蔓般的紧紧索取着赖以生存的养料,无比依恋地贴紧苏清歌的身体。

  缠缠绵绵的接吻令她无暇顾及其余,睡裙也被蹭得稍微上去,若隐若现地显露着隐秘的部位,被衣料覆盖的边缘压出浅浅的痕迹。苏清歌牢牢地托住她的腿,边愈加深入地吻着女友,边抚向触感细腻的腿间,屈指勾住单薄的内裤边角。

  被扯下的内裤卡在腿弯处,从亲吻中稍微退开点距离,面颊染红的倪棠微微喘息着,扶着对方的肩膀,乖乖地抬起脚,让内裤能够顺利地褪下。

  柔软的布料从小腿处滑落,收入苏清歌的掌心。

  纤长的手指下意识地捻了捻,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动作,却隐隐显得几分晦涩。倪棠有些别扭地踩了下对方的手背,顺势压在苏清歌的身上,翘起的裙摆堪堪遮住腿根,对方却仍旧衣着整齐,微笑地抬眸注视着她。

  ——说起来可能有点奇怪,对方越是拘谨越放不开,她就会越自在轻松,什么骚话都能说出口,甚至还有多余的恶趣味,故意去挑逗对方。

  但如果对方是好整以暇地等她,她就有点紧张。

  “你等下不要看我!”

  不太明白女友为什么要这么说,该看的早就看过了,苏清歌还是轻嗯了一声,听话地闭上眼睛。

  自外界流泻而出的光线映衬着对方端正的面容,宛若坐在庙堂之上的神像,隐约翘起的唇角则带着些许纵容的意味,就像是无限度溺爱自家信徒的偏心神明。

  无论她想要做什么,仿佛都会得到默许。

  既然如此,只是蹭蹭的话,应该没什么关系的吧。稍微稳了下神,倪棠拉起衣摆,膝行来到苏清歌的面前,尽量撑起自身的重量,只轻轻地蹭了蹭对方笔挺的鼻尖。

  赤裸裸的花穴刚刚碰触到微凉的位置,细小的气流卷席着湿润的空气,身下的人浅浅的吐息如羽毛般的扫过中间,穴口不由自主地收缩了下。见对方偏偏还要凑过来,反倒是倪棠自己,立即全身绯红地抵住她的额头,一时紧张,唇间发出短促的呜咽声,又努力压制住涌起的喘息,以及无法再忽略的状况。

  难以承受的重力拽着她坠入泥潭,隐约发颤的大腿在不断下沉,想要起身却再次压向苏清歌的唇瓣上,比之前的更加亲密地贴合着,层层迭迭的穴肉也被稍微挤压,如同晨间沾染着露水的花蕾,迂回地诱导着身体深处的情欲,身体被刺激得微微颤栗,蜜水渐渐濡湿花唇。

  只想蹭蹭而已、“唔……嗯……”

  情不自禁地挺起腰,主动张开双腿,将对方的脸更深地都按向腿心处,翘起的鼻头则自下而上地蹭过湿滑的缝隙,不偏不倚地抵向隐藏的花珠,刮蹭间所引起的舒爽令她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仿佛被蛊惑般的,本能地追寻着快感,她微微向前倾去,情迷意乱地轻轻哼唧着,耸动着腰,一遍遍地缓慢地肏弄着对方的脸,每次都能无比清楚地感受着对方的面容,正在抚慰着自己。

  无法形容的快感在身体里窜动,点燃起无数朵情欲的火花,灼烧着神经末梢。大脑晕乎乎的,快要无法思考,只是渴求着对方的全部。

  “求你,给我嘛……”

  淫靡的味道被如此反复涂抹至脸上,钻进鼻腔内,喉间被刺激得越发干渴,苏清歌深深呼吸了下,不容抗拒地吻向她的腿心。

  昏暗的视野反而增强了其它的感官认知,略微汗湿而收紧的大腿,低低的喘息,与情欲弥漫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引诱着更加过分的掠夺。苏清歌径直含住她湿润的花唇,先是格外轻柔地吻了吻,又稍微用力握住她的腿。

  边吸啜着甜美的汁液,边用柔软无比的舌头抵住底端,极有耐心地抚弄着娇嫩的软肉,沿着轮廓来描摹着花唇的形状,细致地碾磨着敏感的腿心,含舔着水光润泽的花缝,一点点地舔开稍微合拢的缝隙。